五十年後評AO黨

葉國華先生開始心癢癢說多了,總覺得葉老先生不好於五十年後評論當下,堅守原則與目前保持一段三十至五十年距離的時事政治比較適合,避免一時失言(對共產黨失言乃死罪)而老貓燒鬚。最近兩集居然提及622,小弟真有點擔心。

愛國愛港人士必須明白,中國並非民主國家,普世價值並不適合中國(包括港澳地區,但台灣除外,台灣已完成民主過渡)。葉老先生不能與我們這群本土派一般見識,假如口水多了評論當下政局,想必早晚會超越普世價值的道德底線,或反過來超越中共的容忍底線那更不好了。說沉澱了的歷史永遠不會錯,把責任留給聽眾自我演繹算了。

香港政黨政治具有先天性的缺陷問題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第一,政務官是英國人被製造出來的工具,與robocop無異只會執行任務。雖然人稱AO黨,但完全沒有做人原則,只會聽命於主子。由香港大學負責製造,通過極端的考試制度,令學生只能集中一切時間投放到Syllabus上而不是知識上,所以往往會看到大學生有學識無常識的問題。這目的有兩個,就是要製造美好生活出路的假象,還有就是不要讓你有時間去思考關心社會。英國人的管治手段可以說是相當成功。其實這種制度一直有效過渡97的,但事有湊巧,可說天有眼,出了個教育局長李國章。他的通識教育可真偉大,當初我摸不著頭腦,共產政權的管治下,任何問題只可能容許一個官方答案,像歐洲宗教黑暗時代的教王一樣,只有黨才擁有唯一的解釋權,怎能容許人民獨立思考!?我不排除李國章是美國間諜的可能性。通識教育孕育了香港新一代,他們的思考模式與其父母一輩有著天淵之別。對政府行政架構了如指掌,對政治人物及其言論朗朗上口,甚至對國際政治也有一定了解。那糟糕了,對中國而言,必須要人成熟了,產生私心了才能讓他們認識社會,這時候為了生活掙錢,已經沒時間關心隔壁發生的事了,更何況社會政治!但對赤子之心的孩子們,面對香港政府架構的缺陷和種種執政的不合理性,很難讓他們顛倒是非。

第二,區議會被不斷弱化,本來在英國政府管治下已經沒有什麼自主性可言,共產黨為了集中權力,殺滅山頭勢力於萌芽之中,區議會更被進一步肢解。很多國家省市都是財政獨立運作,市長成為劃界之下的王,由市長帶著一幫人做管治國家的實習,政治人才由此培養出來。到時真被選上成為總統時自然有板有眼,斷不會像689一樣裙拉褲甩。97之後糟糕的事情接蹤而來,由於管治集團乃一幫自己人主導,通過區議會各項活動套取利益,當中不少還超越深圳河,邀請北方朋友過來唱歌跳舞食飯買奶粉。。。一個龍獅節夠醜惡了,以政治組合為名,套取利益為實。

第三,政府用人以通才為手段,輪流管理各部門,目的是不想局長在部門建立山頭。這點鄧小平該清楚不過,當然老毛第三次恢復其職位時向群臣發問,倘若我去了,國家會怎樣,眾人佳說不會出問題,只有小平同志夠膽說必然天下大亂,於是提出各大軍區司令要定期互換。對於心中不存在公義的人來說,只能以此高成本手段解決問題。何以故換班高成本呢,你去問問消防處便知道,他們是要連續工作24小時才調班一次的。

最後,行政局是癌細胞所在。以前行政局組成方式不同于今天。英國人是以香港有錢人作為行政局核心,都是銀行家、集團大班、社會賢達。諷刺的是,這樣維護有錢人利益的管治方式反而比今天更為有效。原因在於人的眼光焦距長短,今天的行政局的組成,是利益集團的塔尖,除了葉劉夠專業外(我勸她辭職吧了),其他都是三尖八角,望之不似仁君。與今天共產黨高幹無異,只是白癡一點而已。而共同點是以殺雞取卵方式極速略奪,務求在任期內獲取自身最大利益,然後移民一走了之去換個國家來繼續愛國。

於以上種種政治制度造成,導致無法積累管治經驗。 儘管你是有心人,一旦加入了這個瓜分眾生利益的集團,自然同流合污。正正因為有心人最終也是無權執政,不能得勢所以無需害怕失勢。而位於利益集團中人永遠能保住其位,即使找一頭雞出來選立法會也能當選,所以同樣無需為自己言論立場負責。共產黨要排除政黨有實質權力,是根本性的需要,只是從來不承認而已。假如香港真要跳變成為政黨執政模式,共產黨擔心影響國內民心。基本上,他們希望人民像機器一樣的生活,不能有思想。思想是一少撮人的特權。

是否要打破這個僵局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,而怎樣打破這個僵局反而不成問題。假如真要破?首先,國內由喚醒人去釋放的思想開始,在喚醒前,只有這個任務,就是喚醒。在香港,就是要想盡辦法去協助喚醒國內人民。做的方法簡單,就是堅持自己的理念,不要被他們反同化,儘管香港政府、商界、有權力人仕都要求你去“包容”,你夠膽說不就是。在地鐵大小便、室內抽煙報警是也。在飛機上鬧事的,出動機場特警驅趕。難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,香港人不會分辨嗎? 其次,香港人在裝睡的根本問題要設法打破,基本上港人的思想都是成熟能分辨是非的,但覺得自己無法改變現實,又看不到周遭的人能改變,就開始自我催眠。正正因為英國人管治香港的手法就是這樣,讓我們成年一輩很難做到,但不要緊!等我們都死了便是時候,年輕人都是修通識而得證菩提的,都是覺者。白皮書的出現是怕香港失控,“失控”可圈可點。問題是共產黨不能面對現實,向大家說明香港從來就不是行一國兩制,完善選舉體制不可能符合共產黨心意。共產黨為什麼能說謊,是因為你們在裝睡願意聽謊言。假如共產黨不希望出現香港人被換醒繼而喚醒國內群眾,最好的方法還是真的行一國兩制,與國內完全區隔,各不相干。要嘛把香港這個金蛋給打破了,高幹來不了生孩子,買不了奶粉,更甚者是你同化了香港,把香港變成國內一個城市,香港就不再是香港了,到了那一天共產黨會發覺自己很笨,原來一個你很嚮往的地方,為何會變得如國內一樣?失去了本來的魅力了。共產黨在不斷做矛盾的事,是改不了的壞習慣。

 

Topics: